“小红袄”洪洋 这个杀手不太冷

想象过起底“小红袄”的多种方式,但没想到伴随着飘落的雪花,一个身穿红色盘扣衣服的男孩缓缓走来,“我,就是传说中抽烟只抽哈德门、一年只办一个人,小红袄”……直到这段短视频被推送出来,伴随电视剧《新世界》的“小红袄猜想”才尘埃落定,其饰演者洪洋的前史也随之浮出水面——27岁、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、知名演员洪剑涛的儿子,视频中看起来有些肥大的红衣服也是父亲的。

从2018年10月开机到2020年2月20日最后一集播完,这一年多在洪洋心中铸成了一个完整的时间段。收官那晚,《新世界》群里很多演员都表达了能有机会出演是一件幸运的事,洪洋同样感慨——对于这样一个完全可以定义为“连环杀手”的角色,生活中既暖又阳光的他不仅没有丝毫的排斥,相反,“这样一个带有反转力量的角色可遇不可求,必须要挑战。”

看到了洪洋的资料后,徐兵导演觉得他的气质形象比较贴合十七,于是当时还在拍戏的洪洋专程赶回参与了面试。接下十七后,他看了很多世界经典杀手电影,并在最初接触时就和导演一起做好了一些设定,“十七不是精神分裂,是成长环境造成了他的心理问题。他出身刽子手世家,在母亲的强势管教下性格扭曲。他还是一个有器质性病变的人,从小因为家暴头受过伤,导致额叶受损,也因此他有时会成为另外一个人,易怒烦躁甚至行为不受控。”

由于取景的安排,洪洋进组后,先拍的恰恰是“小红袄”暴露后的戏,“那恰巧是十七最凶相毕露的戏,他杀了卖菜的女人和修照相机的丁老师,这些最极致的戏后,所有的戏都要慢慢收着演,因为大多数时候,十七就是一个不起眼且没有锋芒的人。”

洪洋的这次表演,让包括父亲在内的所有人最出乎意料的就是“稳”,即便最后一次去找田丹,与她对视向她袒露自己的身份时,也依然冷静克制。洪洋这样解释当时十七的潜台词,“十七其实很享受那个过程,因为他从没和自己心爱的女孩有单独相处的机会,他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,那一刻他有着顺利和田丹说出后被理解的感动。”

和田丹那段被认为最有味道的对话,其实是洪洋与万茜第一次见面拍的戏,“真的是进组后的第一面,还没有那么熟,但正是因为没有那么多预设,很多都是第一反应,让这段戏变得很自然。”

剧中第一次杀小朵时的背影其实就是洪洋演的,“刚播出时,我和家人、朋友聊到这段,问他们能否从身影和眼神中看出是我,很熟的朋友说还是能够感觉到像我。”

如今整部剧播完了,洪洋建议大家如果有时间可以再看一遍。“再翻回头来,相信很多人会捕捉到一些细节,包括十七的。大家可以留意下这个戏的布景道具,为了渲染气氛和意境,细节做得非常用心。”

每次“小红袄”现身,骆驼都安静地“伴随左右”,对于十七是否养了只骆驼的疑问,洪洋说:“其实骆驼只是一个符号,在那时的北平,骆驼很常见,也最不起眼,代表着最底层的人。十七平日里正像骆驼一样不起眼,同时骆驼也是一个不能发声的目击者。”至于最后一次对田丹下手时骆驼又不见了,洪洋解释道:“如果看得仔细,能够注意到前面有所交代,骆驼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骆驼群,不再落单了,这样的处理也有着几许象征意味。”

“小红袄”下线那天,洪洋和小伙伴一起写了一段话,算是“十七写给大家的一封信”,把人物的背景和前史写得清清楚楚。而这样的用情之深不只属于十七和他的饰演者,全剧结尾的导演处理再度成为网络热议,洪洋也同意很多人认为最后一集也是最舒服的一集的说法,“毕竟这个戏前期的剧情挺虐的,而随着旧世界的消亡,在新世界里,所有人都友善有情,特别温暖的一个结局。”

藏得很深的“小红袄”终于揭底后,父亲洪剑涛发微博称“这孩子从小就喜欢红色,小红袄是十七”,并配发了一组洪洋从小到大身穿红色衣服的图片。这一无意间的透露,让洪洋出演“小红袄”的机缘又多了那么点冥冥中的缘分。“生活中我确实喜欢红色,也有几件红色的外套,冬天不是色彩斑斓的季节,而红色无疑是这个季节里跳跃的生机。”

“星二代”相继接班的大趋势下,个体差异很大,而洪剑涛和洪洋又是怎样的?对“星二代”的提法以及与父亲的关系,洪洋不会刻意回避,但也没有刻意提起,一句话:坦然面对。“‘星二代’是别人赋予你的标签,这个我控制不了。但顶着这个头衔我唯有更努力,这些年我爸给我的更多是心理上的帮助、鼓励和默默支持。这点上男生和女生可能不太一样,女生会有年纪上的焦虑,而男生或许不那么着急。我不是个急性子,这种事着急也没用。真正好的男演员需要生活的积累。之前我演的那些小角色,甚至跑龙套、做执行导演,里昂包括剧组里各种职员的工作,对自己来说都是累积的过程。”

虽然这次和父亲出现在了同一部作品中,但依然没有面对面,父子俩多年来唯一的一次荧屏对手戏还是洪洋少年时客串的《炊事班的故事》,这或许也暗合了洪洋自己的经历——凡事靠自己。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hbchengdian.com/,里昂文/本报记者 郭佳 统筹/刘江华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